• 天问读书会之与卢梭的第二次邂逅
  •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03-06
  • 201635日,在田家炳教育学院206教室,天问学术沙龙如期召开读书研讨会,此次研讨会依旧由我们学识渊博的田丰老师以及张雨凝学姐指导,与以往不同的是,继上学期读完李猛《自然社会》的导论后,本学期我们读书会的成员将挑战《论人类的不平等起源和基础》的英文版本(采纳了贺腾学长的建议)。虽然刚开始读有点不太适应,但是大家求知的热情都很高,觉得这样既可以提升英语,也可以更加深入的去理解和讨论文本内容,当然了,中文版本是可以带来作为参考的。在进入正文之前插播一句,会长昨天对天问微信群里的伙伴们发出邀请的时候,有位学长感叹,虽身不能行,但心向往之!哈哈,那我就为你们扒一扒此次讨论的内容吧。

    先总结一下上次的阅读成果:开篇是卢梭写给日内瓦共和国的一封致辞,他表达自己愿意出生在这样一个国家,它的疆土不会大到超出管理的范围,公民相互热爱,君主和人民有唯一的共同利益及目标,而且人人敬畏并服从法律,它既不会畏惧其他国家的征服,也没有野心去征服别的国家;但是他不愿意出生在一个政府和公民还不能相互适应的刚刚建立起来的新体制的国家内,因为它是不稳定的。

    这次接着读, 我想要寻找这样一个国家 ,虽然立法属于全体公民,但是法律的发布必须在无比谨慎的情况下进行,也不能免去官员而将权力都放在公民自己手中,因为 这是刚从自然状态过度而来的对出的政府组织形态,也是使雅典共和国走向堕落深渊的原因之一 。公民要凭借自己的智慧选出最有能力,最公正廉洁的长官,这样, 当出现扰乱公共和谐的致命过失时,人民才能即使在忙乱和错误中,也能保持节制。 读到这里,我们提出来讨论的问题是,公民的智慧哪里来?怎么能指望公民有足够的智慧去选举出合适的有能力的管理者呢?答从政府的教化中来!那好的政府又从哪里来?这有点像是绕进了鸡生蛋,蛋生鸡里面去了,大家可以继续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接着,是卢梭遗憾自己时运不济,不得不在另外一个国家过着病态而萎靡的生活,所以他羡慕自己在国内的同胞,并且为他们送上最真诚的祝福,其实也是重复前面的自己所向往的国家的特点,只不过这次换了个主语,变为对日内瓦共和国赞美的客套话!

    专注于做某件事情,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我们意犹未尽,但是已经夜幕苍苍,那就未完待续,没想明白的问题,我们下周继续!!

    欢迎各个专业年级的才子才女们加入我们的读书研讨会,这里学思涌动,广纳贤人,下周田家炳教育学院206,晚7点精彩继续!(明星)